English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8
8
8
8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中国电力报:破除成本高和气源依赖等桎梏——上海天然气发电项目调查之三
    “上海单一气源比重偏高,对进口气源、海上运输、接收站、海底管线的依赖度较高,天然气储存能力离国际水平仍有较大差距。天然气价格较高制约了市场需求。”3月15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上海市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的通知如是阐述能源安全面临新的挑战。
  6月2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从价格、市场体系、产业政策、融资渠道等多方面为天然气利用“舒筋活血”,上海天然气发电未来也将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发展需进一步提高气源保障
  《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明确提出,提高资源保障能力。立足国内加大常规、深海深层以及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投入,积极引进国外天然气资源,加强油气替代技术研发,推进煤制气产业示范,促进生物质能开发利用,构筑经济、可靠的多元化供应格局。同时鼓励社会资本和企业参与海外天然气资源勘探开发、LNG采购以及LNG接收站、管道等基础设施建设。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上海曾有一段缺气史。
  21世纪初,我国探明了巨大的天然气储量,于是一批燃气机组上马。由于天然气发电项目投产密集,身处西气东输末端的上海却没气可用。化工区已建成,只好先上2台130吨/小时的燃煤锅炉以解燃眉之急。
  缺气从2004年一直持续到2007年,直到上海与马来西亚签署了进口LNG(液化天然气)的合同。目前,LNG仍占上海市现用天然气的半壁江山。在现有用气结构下,上海天然气略有盈余,但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按照上海市天然气发展规划,现有的气量是不够的。
  虽然政策明确了资源保障能力,但上海天然气企业认为,短时间内天然气发电仍不会大规模上马。“天然气优先保障城镇居民和公共服务用气,最后才是发电用户。上海的燃气机组规模取决于天然气。”上海漕泾热电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史佩钢说。
  对于未来的前景,史佩钢认为,如果有需要可以全球采购天然气。“全球天然气探明储量非常高,而且都处于相对低需求阶段,天然气价格再有高速增长不太可能,进口天然气对上海来说非常方便。”
  根据 《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提出的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和管道互联互通,上海市也有了实质性规划。“十三五”期间,如东—海门—崇明岛天然气输送管道、上海天然气主干管网二期和崇明岛天然气管道等重大工程相继建成通气,累计建成高压天然气管道超过750千米,上海市燃气安全供应水平得到进一步提高。此外,石洞口燃气生产和能源储备项目、天然气应急储备能力进一步增强。
  电价瓶颈需价格机制完善来保障
  天然气发电与煤电相比有许多不可比拟的优势。但在环保要求很高的上海市,燃气机组无论是数量上还是利用小时数上仍都无法与燃煤机组匹敌。对此,业内人士认为,症结主要在价格。
  “只要天然气充足,燃气机组完全可以当基荷用,但阻碍燃气机组发展的主要问题是价格。天然气价格高,相应的电价成本就高。”上海申能临港燃机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红良说。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上海燃机所用的天然气价格通常是2.5元/立方米,折合成标准煤单价是1700元,而目前上海地区电煤折算成标准煤价格在600元左右。两部制电价折算天然气发一千瓦时电的价格是0.7元左右,而上海燃煤平均电价不到0.4元。
  史佩钢同样认同气电发展目前最大的瓶颈是电价。“电价的瓶颈在哪里?在气价。现在国际气价很低了,但国内气价还是很高。国际气价的到岸价是1.4元/立方米左右,而上海市发电使用的气价是2.4~2.5元/立方米。如果国内天然气价格能与国际接轨,那么气电的价格完全可以与煤电竞争。”
  在上海市的五路气源中,LNG价格便宜,但由于五路气源统一进入上海市燃气集团管网,销售的时候与其他几路气源一起折算价格。据了解,虽然每个城市发改委制定的天然气价格不一样,但都远远高于国际气价,由此带来气电上网电价普遍高于煤电上网电价。
  上海市燃机电厂负责人都普遍对 《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中关于气价的改革报以厚望。其中提出,完善天然气发电价格机制,完善气电价格联动机制,有条件的地方可积极采取财政补贴等措施疏导天然气发电价格矛盾。随着电力体制改革进程推进以及电力辅助服务市场的进一步推广,推进天然气发电价格市场化。
  “为更有利于天然气发电规模发展,天然气电价还应该再往上升,最起码要与成本持平。”陈红良对记者说。
  据悉,为了缓解高气价对天然气发电的影响,上海市除了对燃气机组实行两部制电价外,还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的要求实行气、电价格联动机制,积极疏导天然气发电价格矛盾,当天然气价格出现较大变化时,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应及时调整。
   核心设备需加快科技攻关和创新
  天然气发电大规模发展近在眼前,但仍面临一个尴尬处境:核心设备燃气轮机依赖进口。无论是漕泾热电采用的GE公司的9FA技术,还是临港热电采用的西门子F型燃机,再或是罗泾热电的E型燃机,上海的燃气机组的核心设备燃气轮机无一例外是外国货。
  燃气轮机技术是当今世界装备制造业的顶端技术,被誉为机械装备制造“皇冠上的明珠”,长期以来,主要由GE、西门子、三菱3家公司垄断。虽然国内电气企业一直在努力,但是燃气轮机设计、高温部件制造等核心技术依然受制于国外,关键部件只能依靠进口。国外技术垄断的直接后果是运营成本高居不下。
  漕泾热电的燃机本体维护是与GE公司签署长期维修合约式服务。仅2009年~2011年间,漕泾电厂即为检修维护花费了3.83亿元,超过其总投资的13%。
  据介绍,国内目前燃机维护分两种,一是由设备厂家维护,二是由非OEM(制造厂商)维护技术,两者比较,一个是安全优势,一个是价格优势。是个两难选择。
  “GE的CSA合约价格在国内是高居不下的,我们去谈合同二期的时候,面临的是非常厉害的涨价局面。合同条款非常复杂,法律条款把他们自己保护得很好。于是,我们组建一个团队去谈,把合同所有条款吃透,打破原有的合同壁垒,形成风险共担的机制。”史佩钢介绍说,漕泾热电与GE公司CSA二期合约成功地把价格压到了一期的价格,并修改了150条左右的“霸王”条款。例如按照燃机损伤条款,原来最高赔偿额仅为20万元,经过谈判提高到1000万元。即使这样,燃机的检修成本仍很高。
  “目前国内自主技术连F级叶片维修都做不了,大部分还要送到国外维修。”因此,他对《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提出的“加大科技创新,加快科技攻关和装备产业化”十分赞同,并抱以厚望。
  “要加强政、产、学、研、用相结合,加大天然气利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投入,促进成果转化。紧密跟踪世界前沿技术发展,加强交流合作。推动天然气利用领域的材料和装备科技攻关及国产化,鼓励和推动天然气利用装备产业化。”史佩钢说。
  值得期待的是,2014年9月28日,中电联合重型燃气轮机技术有限公司(简称“重型燃机公司”)在上海举行了揭牌仪式。“重型燃机试验基地今年年底就要核准了,必然会促进中国天然气发电的发展。”罗泾燃机发电厂厂长兼党委书记瞿浩说。(完)
 
版权所有 Copyright 上海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总机:(86-21)23108800 投资者热线:(86-21)23108718
联系地址:中国上海 中山南路268号 新源广场1号楼36层 邮编:200010
沪ICP备12023378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433号